来源:家长学院   文章作者:佚名


  在美国,一些准备重新开放的博物馆正在将艺术疗愈视为自己的新方向。皇后区艺术博物馆提供每周定期的线上艺术疗愈项目,鼓励人们拿起画笔去表现自己的生活与感受。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准备了一份艺术作品的清单,在博物馆重新开放后帮助观众缓解后新冠的焦虑。俄亥俄州辛辛那提美术馆培训了一批志愿者,教授艺术疗愈的技巧。这些措施都受到了加拿大蒙特利尔美术馆的启发,这是北美首家专门聘请艺术疗愈师的艺术机构。正如皇后区艺术博物馆执行馆长所言,“现在,是时候将博物馆视为给人们带来关怀的地方了。”
  当指导员请沃尔特·恩里克斯(Walter Enriquez)用两个词来描述他的一生时,他慎重地做了选择:恐惧和暴力。恩里克斯75岁,已经退休,他做过几十年的秘鲁警察,曾经亲历政府与游击战士之间的武装冲突,当时差不多有7万人丧命。不过,恩里克斯表示,即便经历了这么多,隔离期带来的极度孤独感仍然让他感到措手不及。在新冠疫情中,他失去了几个朋友与邻居,如今,他转向皇后区艺术博物馆(Queens Museum)提供的艺术疗愈项目寻求帮助,改善自己的精神健康。
  “我们无法走出家门,像过去那样享受生活,”恩里克斯用西班牙语说道,他的女儿充当翻译,“但是艺术帮助我们捕捉过去,重温积极的体验,从而渡过痛苦和悲伤。”
  每周四,他在电脑前耐心地等待课程开始。他住在女儿位于皇后区里士满希尔(Richmond Hill)的公寓里,在30分钟的课程里,他摆弄着桌边的彩色铅笔、钢笔和纸。在指导员的提示下,他用这些工具画下自己的生活场景:母亲和朋友的肖像;戈雅风格的图像,那些象征疾病的噩梦般的恶魔出现在纸上时,似乎变得不那么具有威胁性。
 
沃尔特·恩里克斯的一幅创作
 
  参与者通过Zoom来分享他们的创作,用手绘和诗歌来讨论疫情前后的生活。和成千上万上了年龄的纽约人一样,恩里克斯最近才学会用互联网与外界进行联系。“小窗”(La Ventanita)是皇后区艺术博物馆为回应新冠疫情而发起的项目之一,使恩里克斯有机会通过艺术课程的指导与其他说西班牙语的人社交,进行自我表达。
  “在这个项目之前,我感到非常孤独;现在,我能够学着创作艺术,”他说道,这个项目还使他重拾儿时想当诗人的渴望,除了绘画,每周的线上指导提示会要求他创作基于自己青年时代的诗歌。
  虽然心理学家早就认可了艺术疗愈的益处,数十年的科学研究表明这种疗法能够改善心情,缓解病痛,但是,美国鲜少有博物馆将自己的资源分配在创造这样的项目上。然而如今,深陷悲痛的大众的需求正在促使美国各地的文化机构建立具有创伤意识的项目,他们将馆藏与馆内教育人员推向这场精神健康危机的前沿,这场危机始于疫情,以及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之死所引发的全球性反对警察暴力与种族主义抗议。
  面对预期收入的大幅下跌,行业领袖们透露,如果博物馆开始转向艺术疗法,将其视为一种新的收入来源或是募集资金的机会,他们不会感到意外。“艺术疗法通常由保险公司赞助,”普拉特艺术学院创意艺术疗愈部门的总监助理迪娜·夏皮罗(Dina Schapiro)说道,“你已经有进入博物馆付钱的赞助人了。这对于那些抗拒诸如办公室等传统疗愈场所的人来说是一件好事。”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Met)正准备开启基于艺术疗法的项目,他们不打算对这些项目进行收费。“我们正在适应新的现实,研究如何利用艺术史来反思我们共同经历的孤独与创伤,”博物馆的高级教育管理工作者丽贝卡·麦金尼斯(Rebecca McGinnis)说道。
 
《洗衣妇》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计划以一个对纽约人而言是安全空间的形象重新开放,差不多就像他们在“911”恐怖袭击之后一样。策展人们开始思考如何在设计展览时具有创伤意识,避免刺激到观众。麦金尼斯还准备了一份艺术作品的清单,用来帮助观众缓解后新冠的焦虑,其中包括奥诺雷·杜米埃(Honoré Daumier)在1863年的《洗衣妇》(The Laundress)中描绘的宁静的家庭场景;费斯·林戈德(Faith Ringgold)在1985年的《街头故事被子》(Street Story Quilt)里展现的纽约黑人生活区哈莱姆顽强的生命力;以及一块公元前5世纪的小女孩墓碑,以纪念死去的人们。
《街头故事被子》
 
公元前5世纪的小女孩墓碑
 
五月,博物馆对一项青少年活动做了调整,专注新冠危机期间的自我关照与交流。这项活动由大都会和布朗克斯区艺术博物馆(Bronx Museum)、美国华人博物馆(Museum of Chinese in America)共同组织,参与者们通过写作提示、舞蹈工作坊与杂志制作来探讨疫情的影响。
  “艺术对所有人都具有疗愈作用,”麦金尼斯说道,“人们会在经历了失去之后来到我们的博物馆;对于一些人来说,疾病永久地影响了他们的身体。我们要如何继续反映这一切的人生体验?”
  在鲁宾艺术博物馆(Rubin Museum of Art),工作人们开始关心同样的问题,在他们的尼泊尔艺术品收藏中,有一些非常适合自我沉思的内容。现在,该博物馆正计划重启他们的冥想播客,并将部分的学习课程安排给受到新冠影响的人,这些课程将包括一些冥想性的艺术作品,例如一尊13世纪的印度女神杜尔迦(Durga)的镀金雕像,以及一幅16世纪的佛像画,画中的佛正在冥想,而恶魔大军正从下方发起攻击。
 
13世纪印度女神杜尔迦(Durga)的镀金雕像
 
16世纪的佛像画
 
  俄亥俄州辛辛那提美术馆(Cincinnati Art Museum)采取了另一种方式,他们计划培训100多位志愿者讲解员学习艺术疗愈技能,在美术馆于今年夏天重新开放后迎接观众。
  博物馆开始严肃地对待艺术疗法,这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加拿大蒙特利尔美术馆(Montreal Museum of Fine Arts)的一个项目,该项目鼓励医生开出“免费进入美术馆展厅”的“处方”。2017年,这家美术馆成为北美首家雇佣了一名全职艺术疗愈师的美术馆。
  担任这份工作的是斯蒂芬·勒加里(Stephen Legari),通常,他每年接待大约1200名访客,但是随着蒙特利尔——加拿大疫情暴发的中心——解封之后,对他服务的需求增加了。“在隔离时期,你每天都盯着你公寓里一模一样的那些东西,”他解释道,“这种重复正在消耗你集中注意力的能力。与之相比,博物馆是承载着惊奇、美丽与敬畏的地方。”
 
蒙特利尔美术馆的艺术疗愈课程
 
  卡特琳·卡隆(Katerine Caron)大约在三年前参与了这个艺术疗愈项目。卡隆曾在带着孩子过马路时被一辆加速行驶的车辆撞倒,在她的大半生中,这位52岁的作家一直饱受神经损伤和严重创伤的折磨。她非常期待每周三的小组会议。“我从孩提时代开始就没有创作过艺术,”卡隆说道,“但是艺术疗法帮助我将我的感受以及对于生活的感激表达出来。”
  对于她而言,这个疗法为她创造了一个外在于疫情的空间,帮助她处理情绪上问题。“我没那么焦虑和激动了,”她说道,“当我欣赏艺术家们的作品时,我知道我并不孤独。”
  最近,勒加里在美术馆藏品中寻找灵感时避开了当代作品。相反,他被浪漫主义和印象派描绘的自然美所吸引。他还喜欢将亨利·马蒂斯(Henri Matisse)和乔治·布拉克(Georges Braque)等艺术家的抽象作品融入自己的演讲中。
  看到蒙特利尔所取得的成就,皇后区博物馆的执行馆长莎莉·塔林特(Sally Tallant)希望她的博物馆也能为人们带去这份同样的庇护感。与此同时,博物馆的教育者们正在试验各种各样的举措。其中包括每周与居家老人的对话,讨论该机构的藏品;一个让看护人学习艺术知识的项目;几节为不会说英语的新移民提供的艺术创作视频课程,这些课程也有英语版本。
  “现在,是时候将博物馆视为给人们带来关怀的地方了,”塔林特说道。“随着人们正从长期的孤独与失落感中恢复过来,我们需要发展开放、包容、富有同理心的文化机构。”
 
(本文编译自《纽约时报》)

·上一篇文章:比利时布鲁塞尔“网红”博物馆重新开放
·下一篇文章:美国前总统小布什要出第二本油画集 招网络抨击


【相关内容】

比利时布鲁塞尔“网红”博物馆重新开放

佚名

关停一门基础课:耶鲁大学艺术系是在“自杀”吗

佚名

广州:在新兴业态中塑造传统文化“博物馆”

佚名

2019中国艺术发展报告:网络文艺精品化渐成主流

佚名

希腊全国博物馆重新开放 总理称疫情最坏时候已过

佚名

斯洛文尼亚开启第18届夏季博物馆之夜活动

佚名

澳大利亚国家博物馆和国家美术馆重新开放

佚名

莫奈沉浸艺术展亮相太原 印象派经典立体“复活”

佚名

海外一批知名博物馆陆续开放

陈若茜

“生存寒冬”中的海外艺术界:步履艰难依然倾囊相助

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