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中国儿童文学网   文章作者:牟建平


  来源:美术报 作者:牟建平

  学术热度点燃市场

  市场高价可以预期

  这两年,无论是在学术还是市场,对于徐悲鸿都是有热度的。2018年1月25日,中国美术馆《民族与时代——徐悲鸿主题创作大展》,2月份北京画院的《白石妙墨,倾胆徐君——徐悲鸿眼中的齐白石》专题展,3月22日,中央美院《悲鸿生命:徐悲鸿艺术大展》,包括目前正在湖南省博物馆刚刚开展的《徐悲鸿与周令钊、戴泽艺术成就展》,无疑都把徐悲鸿的学术研究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几个展览侧重点不同,但向我们展示了一个全面的徐悲鸿,一个画家徐悲鸿,一个教育家徐悲鸿,一个收藏家徐悲鸿。近些年来,国内如此大规模地集中展示徐悲鸿的作品,尚属首次。

  学术的热度自然会向市场转变,而国内的拍场从来是紧跟学术的。所以,相信徐悲鸿的画作会成为市场的一大热点,成为藏家追捧的对象。

  
徐悲鸿 群奔 95×181cm 1942年 徐悲鸿纪念馆藏

  曾经火爆创亿元天价

  近年行情缺少亮点,受赝品泛滥拖累

  环顾徐悲鸿近年在拍场的市场表现,可以说总体比较稳定,价格上没有大起大落。这几年虽然稍显平淡,这跟徐悲鸿的精品力作在市场数量稀少有关。早在2010年,北京瀚海秋拍《巴人汲水图》就拍出1.71亿元的高价,2011年北京保利秋拍《九州无事乐耕耘》更以2.668亿元再创近现代书画成交天价。在当时来说,徐悲鸿远比齐白石和张大千要火爆得多。

  但是随后的几年,徐悲鸿的市场表现就平淡了许多,缺少亮点。尽管也陆续出现了一些上千万级别的拍品,如2015年保利秋拍《落花人独立》(3047.5万元),2015保利春拍《四鹅图》(2300万元),2015保利春拍《醒狮图》(1782.5万元),2015中国嘉德春拍《紫兰》(1380万元),2016年《柳荫三骏》(2875万元),2017年北京保利春拍《四吉图》(2875万元),2017年中国嘉德春拍《喜气》(1782.5万元),2017年保利秋拍《奔马》(2875万元)等。但跟后来的齐白石《山水十二屏》(9.31亿元),黄宾虹的《黄山汤口》(3.45亿元),傅抱石《云中君和大司命》(2.3亿元),潘天寿的《鹰石山花图》(2.79亿元)相比,还是显得逊色不少。

  当前徐悲鸿市场价格低迷,2019年春拍中徐悲鸿超过500万元的拍品不足10件,超过1000万元的只有《雄狮》(2012万元)和《扶馀国主》(2242.5万元)两件。究其原因,既有精品力作鲜有露面的原因,也跟造假泛滥脱不了干系。一方面徐悲鸿的真迹在拍场出现不多,更不要说精品力作了。同时大量的赝品充斥拍场,也令藏家却步,对徐悲鸿的市场行情造成了一定的冲击。

  由于战争的原因,徐悲鸿的油画本身就遗存很少,近年拍场上也时有油画上拍,价格也不低。如早在2006年北京瀚海春拍上油画《愚公移山》就拍出了3300万元的高价,随后2011年中国嘉德秋拍的《珍妮小姐像》(5750万元),2013年香港佳士得春拍《奴隶与狮》(5388万港币)。

  徐悲鸿的书法近年也屡有上拍,并诞生高价。如2016年中国嘉德春拍《楷书廿一言联》曾拍出414万元的高价,2016年北京保利《行书四言联》184万元成交,2017年匡时国际春拍《行书五言联》253万元。徐悲鸿的素描也不时上拍,2016年嘉德春拍一件素描《悠悠提琴声》以57.5万元拍出。

  走兽禽鸟动物画价位较低

  未来有机会补涨

  从市场行情看,徐悲鸿拍出高价的还是人物画,过亿的《巴人汲水图》和《九州无事乐耕耘》都是,这两件尺幅都较大。其次是油画,如《愚公移山》《珍妮小姐像》,他擅长的国画反倒价格都不太高,他的骏马图一直没有单幅上亿元的,动物画多在5000万元以下。2018年北京保利春拍的《天马六骏》以8970万元成交,将有望带动徐悲鸿动物画整体价格走高。

  当然徐悲鸿画的马最出色,符号性强,是他的招牌画。在徐悲鸿以前,中国画历史上画马都是以工笔画为多,如唐代韩干、北宋李公麟、元代赵孟頫等,基本都以线描、白描表现为主,以大写意画马始自徐悲鸿。

  大写意画马对书法的要求极高,没有高深的书法功力和技巧是根本无法驾驭笔墨的,而这恰恰也是徐悲鸿大写意画马的最高深莫测之处,也是最难于造假的地方。徐悲鸿不仅是一个杰出的画家,同时也是一位书法家,他在青年时期拜康有为为师,遍临历代名迹,特别是魏碑和隶书,下功夫最多。这两种书体对他后来的大写意画马发挥了很大的功效,他的用笔力大气沉,从不轻浮,他画马的轮廓用线遒劲而肯定,画马的颈鬃和马尾,飘逸而灵动,酣畅淋漓,一气呵成,这都得益于书法功力的高深。

  徐悲鸿画马有几大突出的特点。首先是强调骨骼,有骨有肉,没有骨感的肯定不是徐悲鸿的真迹。徐悲鸿在法国求学时经常去马场写生,对马的解剖研究极深。他在早年写给刘勃舒的信中曾写道:“学画最好以造化为师,故写马必以马为师,我爱画动物,皆对实物用过极长时间的功,即以马论,速写稿不下千幅。”徐悲鸿画的马,在马的躯干和头部都可以看到明显的骨骼结构,马腿的关节细节都刻画得十分清晰到位。唐韩干和北宋李公麟都是画马名家,但在骨骼的描绘上远远无法与徐悲鸿相比。将解剖运用到画马上是徐悲鸿的一大创造。

  其次,徐悲鸿画马追求明暗和体积感,强调焦点透视和高光处理。为了表现马的肌肉,徐悲鸿将西画的光影画法应用到画马上,马的臀部和背部常留有大面积的白,通过明暗来表现马的雄健的肌肉,体积感十足,腿部和马头也都有高光留白处理。这样处理,马的画法不再是平面的,而是立体的。徐悲鸿画马讲究透视,此前历史上画马平面的较多,从左到右;而徐悲鸿画马各种角度都有,常有背身马,马头向里,马臀在后,背向观者,这就需要画出透视的效果,他的《哀鸣思战斗》,正是这样的构图。他画的奔马,感觉要从画里向画外奔出,这样的画法,历史上更是少见。

  目前,徐悲鸿最擅长的动物画行情存在明显低估,未来有望出现一波补涨行情。他画的骏马、雄狮、飞鹰、猫、鸡、鹤、喜鹊等,只要是真迹,未来都会出现一定上涨。笔者以为,徐悲鸿除了骏马画得好,他画的狮子也相当出色,近代画狮子徐悲鸿也是第一人。他画的《会师东京》《侧目》不仅寓意深刻,刻画也十分逼真,只有大量写生才具备这种功力。他画的猫也很传神,动态都非常可爱。徐悲鸿画鹰也跟他人迥异,他画飞鹰,空中展翅飞翔的鹰,与李苦禅画鹰完全不同。

  徐悲鸿市场造假依旧泛滥

  未来真伪鉴定成难题

  这些年,冒充徐悲鸿的各类拍品在拍场一直就没有停止过,可以说是近现代大师被造假最严重的大师之一。他的各类作品包括国画、油画、水彩、书法、素描、信札都有人造假,当然国画是最泛滥的一个品种。

  笔者多年关注徐悲鸿拍卖市场,就目前看,赝品大多集中在动物画一类中,数骏马画的比例最多,各种姿势的假画都有,奔马、立马、饮水马、回头马、群马等都被仿冒造假。徐悲鸿画马其实是很难仿造的,他的马既有西方的结构、体积与明暗,又不失中国画高超的笔墨技巧,马鬃与马尾画得很灵动,但是灵动中又不乏遒劲与力量,这一点,没有很深的笔墨功力与书法造诣,是很难造假的。

  近年拍场中的徐悲鸿赝品除了骏马图外,《雄狮》《喜上眉梢(喜鹊)》《竹林双鸡》《鹰击长空》《猫》应有尽有。人物画赝品也不少,《落花人独立》《观音》《钟馗》,有的还以千万元高价成交。

  目前拍场徐悲鸿造假主要有几种手段伎俩:一个是原样克隆,完全抄袭馆藏真迹,这类的赝品最多;第二种是“东拼西凑”,把两幅画的内容拼凑在一起,此种假画也不少;第三种是生造杜撰,四不像,这类赝品也逐渐增多。不少赝品都有名家的护航,对这类假画不可不防。

  笔者以为,未来徐悲鸿作品的鉴定恐怕将成为一大难题。原来还有大师家人廖静文与徐庆平从事一些鉴定工作,但面对大量的各种层出不穷的赝品恐怕也难以招架。在经历大师家属二代以后,未来徐悲鸿作品的鉴定无疑将比较混乱,究竟是家属鉴定还是专家鉴定,谁是真正的权威,哪些是鉴定徐悲鸿作品的机构,买家会比较迷茫。

  (作者为艺术市场评论家)

·上一篇文章:一幅画如何能卖出高价 “画贩子”很重要
·下一篇文章:无


【相关内容】

徐悲鸿老油画陷真伪“泥淖” 靠“原装画框”辨别不妥

佚名

徐悲鸿与他的两位妻子和情人

佚名

徐悲鸿名作《珍妮小姐画像》11月举槌

佚名

美国丹佛举行徐悲鸿画展 图

马克·奥斯勒

徐悲鸿假画风波吹冷秋拍吗 行家坚信未受影响

佚名

徐悲鸿对齐白石的知遇之恩

佚名

香港苏富比张大千徐悲鸿佳作拍出千万余高价

宋振平

徐悲鸿弟子杨之光称其二幅赝品已被结集出版

张世豪

齐白石徐悲鸿黄宾虹张大千的艺术人生

佚名

徐悲鸿天价作品受质疑 九歌拍卖正在调查

佚名